爲了和小龙女永远地结合在一起,杨过离开终南山古墓来到襄阳城,请他敬仰的郭伯伯给他的婚姻大事作主。 在明月高照的晚上,鼓足勇气的英俊少年提出了他的请求。 “不行。”郭靖和黄蓉异口同声地拒绝。 “爲什麽?我和姑姑是真心相爱的。”少年杨过表示不理解。 “你今年才17岁,还小。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和小龙女有师徒之谊,你们的结合是有有碍礼教的。”身爲中原第一大侠,郭靖感到有责任让故人之子走上正轨,免得重蹈杨康的覆辙。 见到自己敬仰的郭伯父也不支持自己的决定,杨过气恼地冲回自己的房间,准备收拾东西回终南山。 由于要去联合各大门派,郭靖要连夜去突发暴乱的青城山,在临走前他不放心任性的杨过,所以他让聪慧的妻子去劝劝,希望杨过能迷途知返。 在杨过的厢房前,黄蓉百感交集,自从那次5年前与小少年杨过云雨之后,未曾想竟然珠胎暗结,生下女儿郭襄,幸好忠厚木讷的丈夫未曾发觉异样,她就决定把这个秘密隐藏在心底。哪知杨过的突然来访,勾起了黄蓉内心深处对这个英俊少年的眷念,这是和对忠厚体贴的丈夫的深厚夫妻感情不同的一种感觉,它是一种被平淡的夫妻生活和道德礼教压抑的很深的欲望的一种反抗,使得黄蓉不想让别的女人占有自己的内心情人,所以她不希望这门亲事谈成。 怒气冲冲的杨过正在收拾衣物准备离开,见到推门进来的黄蓉也不理会。 “过儿,还在生蓉姐姐的气吗?”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黄蓉大胆用他们私下的相互亲热的称呼。 在气头上的杨过没有理会,在收拾东西时故意大力发出声响。 “过儿,别生气了,我和你郭伯伯是爲你好。乖,只要不生气,蓉姐姐什麽都答应你。”黄蓉像哄小孩似的安抚着生气的大男孩。 “那好,你把衣服脱光!”气恼使有邪气本性的杨过想羞辱一下这个高贵妇人。 “这……”无礼的要求使一向贞洁高贵的黄蓉不知所措。 “不行的话我立即就走,再也不回来了!”杨过抓住黄蓉女人的弱点进行威胁。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答应蓉姐姐,以后都要听蓉姐姐的话。”黄蓉下定决心要把杨过拉回,不惜答应这个无礼的要求。 关上房门后,黄蓉开始缓缓地除下自己的衣服。用自己的手解开包住膨胀胸部的束胸,丰满的双峰马上呈现出来。 黄蓉丰满的胸部,即使稍微的一动,就好像要溢出而掉下来。丰满的双峰就好像一点没受重力的影响,正骄傲地耸立着,侧面看来,好像是颗白桃一样。优美而隆起的雪白肌肤,有个和胭脂顔色相同的粉红色乳头,非常引人注目。乳晕的大小和平常人一样,但是因胸部膨胀的很大,所以乳晕看起来很小。丰满的乳房和可爱的乳头相配合,就好像混合着母性的光辉和纯真的少女般,这就是中原第一美女黄蓉的像征。 杨过的视线一直盯着那充满魅力的双峰,随着黄蓉开始脱她身上唯一的掩饰物——裤头时,杨过的呼吸急促起来。 强忍羞耻的黄蓉慢慢的将小裤头褪到大腿,将两脚并拢,顺着双腿那优美的曲线,将裤头完全脱了下来。 身上最后一件束缚也解除之后,杨过上下打量着黄蓉光洁的身子,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她那格外雪白的下腹部。 在双腿的尽头有一处诱人的隆起,被深色的丛林覆盖着,那是成熟女性特有的萋萋芳草。并不浓密的丛林看起来以乎非常的柔软,杨过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绮丽的幻想,彷佛自己正缩小身子,整个人躺在那片柔软的密林之上……好柔软……好舒服……??臀部的性感曲线,令人联想到纤腰的美丽胴体,丝毫没有损失其美感。而且和取掉了发髻的漆黑长发披散下来形成强烈的对比,有如白色陶瓷的肌肤,在屈辱和羞耻的感受下出现轻微的的粉红色。 在高贵、美丽、圣洁、清纯的面容下有这麽诱人遐想的胴体,使杨过産生占有和羞辱的欲望。 “自己手淫给我看!”杨过冷冷地下了第二道命令。 “不要这样折磨我吧,过儿……”黄蓉发出哀怨的请求。 “不!”杨过硬硬地拒绝。 “可我不会呀!”黄蓉想这样逃脱一劫。 “我来教你。”杨过将赤裸的女人压在地上,拉着她的柔嫩的小手,放到她的两腿之间。 “我不要呀,这样不好……”她想抽回自己的手。 他不理她,只是用力将她的手压在她的阴户上,然后按压起来。 “呀……别,不要……啊……”黄蓉细细地叫了起来。 “不许放开!”他威胁道。 他松开了自己的手,她果然听话地继续活动着自己的手没有移开,手上传来的感觉使她渐渐开始喘息。 “哪里舒服就向哪里摸……”他欣赏着她的样子,一边出语暗示着她。 她找到了自己的阴核,战战兢兢地在那里压了一下,“哦……”触电般的刺激使丰满的屁股猛地向上挺了一下。 “对喽,就是那里,继续呀!” 他的暗示使她更加卖力地揉搓着自己的阴核,呻吟声大了起来,白软的肉体在地上不停地扭动起伏。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节奏颤动着,乳头翘了起来。 “湿了没有?”他在她耳边问道,一边把她的另一只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啊……啊……湿了,真的湿了……”她红着脸回答。 “插进去!” 像受到魔鬼的呼唤一样。她立刻将自己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肉洞,另一只手用力地揉搓自己的乳房。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她乱喊着。 “会了吗?” “啊……会了,我会了,我会手淫……呃……”黄蓉白腻的肉体突然紧张起来,用力向上挺着胯部,手指用力向肉洞里挖着。 这样停了一会儿,身体突然一阵颤抖,“啊……啊……啊……”她像垂死的人一样叫喊着,身体一下一下地抽动着,然后一下瘫软下来。 爲了进一步淩辱黄蓉,杨过脱下自己的衣服,将胀得通红的肉棒伸到黄蓉面前,“给我舔吧……” 杨过大声命令。 “啊……那是不行的,我做不到。”看着比五年前粗大了许多的肉棒,黄蓉保留最后的清醒。 “我要……”杨过强行把黄蓉的头按在自己的两腿之间。 近几年丈夫忙于国家大事,在性生活不知不觉冷落了精力旺盛的娇妻,在杨过下体散发强烈的男人味道,对这个性生活的怨女形成很大的诱惑,加上不让别的女人抢走过儿的强烈?望,使她的舌头去接近膨胀的阴茎。 “啊……过儿……”嘴里说着,伸出舌头不停的舔。 “这样……湿湿的……”高兴的看着流出的润滑液,立刻用舌尖捞起,终于开始热情的吹箫。 黄蓉光滑的舌尖,就像诉说着爱情一样,温柔的在阴茎上蠕动。尤其是在根部,经过阴毛到达阴囊上,被温暖的唾液包围,杨过有如上天堂的幸福感。 “啊……这不是作梦,蓉姐姐在给我吸吮。” 这样的梦想,曾经做过几百次、几千次,现在想用自己的眼睛确认,擡起头向自己的下体。雪白的脸泄成粉红色,摇动着发出黑色光泽的头发,这样把他的肉棒含在嘴里的,确实是俏丽的伯母——黄蓉姐姐。 “啊……对不起……过儿。只能用嘴给你弄,真的很对不起。” 这是多麽令人感动的话,杨过听到以后,性感倍增。 “但是,今天我要爲你好好舔。过儿……你的玉液我会全部吞下去。” 在舔年轻的肉棒后,黄蓉也似乎産生淫秽的兴奋,不断的说出淫秽的话来: “喔……蓉姊姊……我真的爱你。” 在肉棒的背后舔完后,舌头开始来了到侧面,有时像吹横笛一样,用舌尖刺激,手指不停的抚摸根部或阴囊。 “弄得真好啊……” 黄蓉现在把肉棒完全含在嘴里,皱起眉头让肉棒直达喉管,然后吐出。这样慢慢重覆做很多次,吐出去时也不忘记让舌头纠缠在龟头的四周,巧妙的刺激男人的性感。 “啊……唔……”杨过仰卧着头向后挺,黄蓉头部的起伏愈来愈大,吸吮肉棒的声音也升高。 “啊……太好了。蓉姐姐,受不了。”杨过愈来愈发出急迫的声音,心爱的蓉姐姐用嘴给他做活塞运动,实在是很舒服。 也许受到杨过哼声的影响,黄蓉也不停的从鼻孔里冒出哼声:“对……对不起啦……过儿。” “唔……姐姐……” “没有关系,随时可以射出来。” 用红唇紧夹后上下摩擦,同时美丽的手指缠绕在肉棒的根上,现在终于进入最后阶段。 “啊……太好了……”好像脑海要爆炸的快感。 阴茎的一半都被唾液包团,而且有柔软的嘴唇夹紧,下半部受到手指的温柔爱抚。黄蓉的脸颊紧缩,头部的上下运动更加速,雪白的手指用力,好像要挤出牛奶。 “要出来了!啊!要出来了!”杨过擡高屁股,身体成拱形。 “给我吧……过儿……” “啊……啊……”发出更高昂的哼声,射出火热的液体。势力的猛烈,觉得尿道快要破裂。 这时候黄蓉的嘴没有离开,大概真的要吞下精液。杨过发觉这样以后,高兴的要疯狂。 姐姐的嘴和阴茎紧密的一体感。 “唔……唔……”不断的射出有强烈味道的粘液,使得黄蓉喘气感到困难。 美丽的脸已经通红,用喉咙深处接受侄儿的发作。腥味和粘粘的感觉,都没有産生厌恶感。基至于吞下去以后,身体里的喜悦感愈来愈大。 “这样,过儿就不会被抢走了。” 如今,这样的想法胜过和侄儿做淫邪行爲的内疚,无论如何也不想把过儿交给别的女人。 “啊……唔,姐姐!”杨过的身体更爲后仰,这是射出最后的火热液体。 如果是普通的男人,早就该结束射精,是年轻的关系,还是杨过特别,是惊人的射出量。 因爲来的突然,黄蓉感到呼吸困难。虽然如此,还是飞舞着头发,通红的脸拼命的上下摆动,要把最后一滴也挤出来。 还没等黄蓉反应过来,杨过又开始新一轮的淩辱,用力使黄蓉的身体俯卧。 “这样翘翘的屁股令人受不了,把屁股擡起来吧!” “不要……不要做这种事了……”黄蓉痛苦地扭动杨过抚摸的丰润臀部。 那种情景是杨过过去只能在幻想中出现的,现在看到这样刺激的情景,引发杨过的虐待狂欲望。 “你不听话就这样了!”杨过说完,掌打黄蓉的屁股。 “啊……不要……不要呀……”黄蓉发出惊叫声,不停的扭动屁股。 “你不听话,我可要处罚,正好我本来就想打你的屁股。” 不停的打屁股,响起轻脆的声音,黄蓉发出呻吟声。看到黄蓉的反应,杨过更兴奋,男人的征服感使杨过更用力打屁股,雪白的屁股很快的泄成红色。 不知何时,黄蓉的反应也变了,从痛苦的哼声变成兴奋的哼声,屁股也变成蠕动。杨过先是惊讶,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向黄蓉的屁股沟看时,两腿之间的肉缝已湿淋淋。 “有性感了吧?” “啊……不行了……啊……屁股受不了了……” “你果然有被虐待狂的欲望,已经如尿床般的湿淋淋了。”杨过的手指在屁股沟上滑动。 “啊……”黄蓉发出颤抖的哼声,急忙夹紧双腿。 可是杨过又命令她擡起屁股,继续打。 “啊……不要打了……”黄蓉一面说,一面擡起屁股。加上杨过在腰上用力向下压,屁股显得更突出。 “啊……不要……这样子难看死了……”黄蓉把眼睛闭上,但毫无疑问的,那是兴奋的表情。 “你说谎。其实,你喜欢这样的。” “没有……啊……不行了……啊……” “你就坦白的说出来吧。屁股挨打还有性感,不是有被虐待狂吗?” 黄蓉的脸上露出脑人的表情,好像有点承认了。 平时看来娴慧高贵的女人,高高的擡起屁股扭动。见到此等光景,杨过的征服欲获得满足,他把小巧的黄蓉抱到床上,对她说:“我要你的第一次,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 黄蓉听后,露出妖媚而不解的眼神看杨过。 杨过邪邪地笑笑,开始第一次抚摸蓉姐姐的菊花蕾。聪慧的黄蓉一下就明白了这个小鬼头的意思,恐惧使雪白身体开始的颤抖。 “啊……不要……饶了我吧!” “嘿嘿嘿……”看到姐姐这样强烈的反应,感到非常满足。用手指从前面的肉洞,捞起蜜汁抹在肛门上,插入中指。 “蓉姐姐不爱过儿了吗?” “不是那样的……啊……你不要折磨我了。” “那麽,姐姐是答应了?”杨过的中指,仍旧留在肛门里,另一只手一面揉乳房,一面问。 “……好吧。”不是阴道性交,应该还不算完全背叛丈夫吧,在这种自欺欺人的心理下,黄蓉红着脸点头说。 见到蓉姐姐已经同意,杨过马上跪在黄蓉的背后:“把屁股擡高,把腿分开……要用双手把屁股向左右拉开,要把屁眼完全露出来。” “……”好像知道反抗也没有用,黄蓉默默地用双手抓住屁股丘,向左右拉开。 将分隔成二个肉丘的溪沟,完全暴露出来,当然能看到肛门。菊花状的部分虽然带一点褐色,但保持完整圆型的花蕾,可以说是健康状态。 这种景色还是第一次看到,杨过又感到自己的下体开始火热。杨过又把中指插进美丽的后庭,少许拔出后又插进去。 “唔……啊……”黄蓉的双手抓紧被单。 “现在,给你再扩大一点。”手指再度插入菊花蕾里,这次是食指和中指。 用很长时间,很小心地插进去,在这同时也刺激肉洞和阴核。 “啊……哦……好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也不错吧?”杨过的二根手指不但抽插,还在里面分开。 “啊……啊……”刚开始显示的恐惧表情或惊叫声,身体的紧张也逐渐消失了,发出妖媚的呼吸声,流出汗珠的裸体,也开始性感地扭动。 将食指、中指插入到第二关节,杨过的手指就在美貌伯母的肛门里活动,发生奇特的刺激。 “唔……啊……”从发出沈闷哼声的少妇阴户流出来的液体,终于从大腿到达膝部。 杨过对黄蓉丰富的蜜汁感到惊讶,因爲他还不知道圣洁的黄蓉身体会这样敏感。 “蓉姐姐,要开始了。把屁股挺高!” 黄蓉从像狗爬姿势,变成头部和胸部,完全压在床上的姿势,这样可以把屁股擡高到最大极限。 杨过一手握紧自己勃起的肉棒对正姐姐的肛门。 “啊……”黄蓉的身体抽搐,呜咽的声音颤抖,“噢!……”全身用力挺出下腹部。 “啊……唔……”火热粗大肉棒,“噗吱”一声消失在肛门里。 “唔……”阴茎完全被夹,紧根部几乎被咬断的感觉,使得杨过不由得发出哼声声背向后弯曲。 “痛……痛啊……”从大腿根刺入身体由火烧般的痛感,黄蓉的全身战栗,呼吸停止,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忍不住高声惨叫起来。 “姐姐……进去啦……进去啦?我的肉棒进入姐姐的后庭里啦。” 杨过沈醉在成功给中原第一美女后庭开苞的巨大喜悦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胯下女人的痛苦呻吟。 “唔……唔……”杨过双手支撑身体,拼命用力把粗大的肉棒插入到根部。 “啊~~……”从黄蓉的喉咙冒出尖锐的叫声,火烧般的疼痛从屁股直冲向脑顶。 由于夹得太紧,从旁边看去,丰满雪白的肉丘好像王八一样夹住粗大的肉棒不放一样。 爲了高潮的来临,杨过不顾一切地进行最后的冲刺。 现在连屁股的洞也被奸淫,所以今后无论多难爲情的事也能做出来,只要和过儿在一起,任何耻辱的事也不怕了,“过儿……羞辱我吧!”黄蓉在快要失神的感觉中,心里这样大声喊叫。 由于年轻肉棒强力冲击带来的疼痛和巨大羞耻感,黄蓉终于昏了过去。 杨过还未注意身下女人已经昏迷,还在继续抽插,高潮突然来临。肉棒被狭隘的肉洞夹紧,在紧密的肉肉里有火热东西冲上,感觉到时,杨过的全身血液沸腾,开始向下部狂奔,全身开始脉动、痉挛。 恋恋不舍地拔出变软的肉棒后,杨过才发现黄蓉的异样,他赶紧进行推宫过血。 “过儿,你快要把我给弄死了……”苏醒过来的黄蓉幽幽地埋怨道。 “蓉姐姐,对不起,我太粗暴了,没有理会到你的感受。” 看到这个大男孩一副做错事低头认错的样子,黄蓉母性的温柔使她一下就原谅了他的粗暴行径,爲了减低杨过的内疚感,她让杨过谈起他这几年的生活。 看到蓉姐姐并未怪罪他,杨过高兴起来,开始谈起他这几年的见闻,谈到精彩之处,直是言情并茂,手舞足蹈,把黄蓉逗得咯咯直笑,丰满的乳房也随着身体的颤动而在杨过眼前放肆地抖动。 年轻的杨过哪能经受这种诱惑,他一个翻身将黄蓉压在身下 了最后一丝的贞操,黄蓉紧闭双腿拒绝杨过的进入,但弱小的抵抗哪里能抵挡的住强壮少年的进攻,粗大的肉棒不可避免地插入分开的肉缝中。 “啊!唔……”肉棒的前端陷入里面,在这刹那,黄蓉的身体冒出汗珠。“啊,终于……”背着丈夫偷情的强烈罪恶意识,及她汗毛竖立。 “啊!不要!过儿!”最后的理性使黄蓉大叫。可是,巳经无法挽救,杨过发出野兽般的哼声,表情也异于平时,企图深入。 “不行!不行啊!” “蓉姐姐,进去了!终于进去了……我不是在作梦吧?” 也不顾黄蓉的苦恼,杨过要求更深的结合。 “啊……不要……离开我吧!啊……” “唔……蓉姐姐……” 火热又湿润的肉洞,好像紧紧包围肉棒,那种快感只有用想哭来形容。 “啊,这就是蓉姐姐的阴户!”杨过不顾一切的向深处挺进。 “啊……不要……”就是哭叫也没有用了,结合愈来愈深。黄蓉张开红唇,露出洁白牙齿不停的呻吟。 “啊……啊……蓉姐姐!” 确实结合以后,杨过疯狂的抽插,每一次都有突破黄蓉泉源的感觉。在肉洞紧紧的包围下,感觉出自己的肉棒也愈来愈膨胀。 “好……受不了的好。” 夹紧的程度使杨过感到疼痛。杨过在心里想:幸亏刚才射过两次精,不然早已经爆炸了。 “蓉姐姐,这样舒服了吧?”开始活塞运动,同时抚摸乳房。 “啊……不要……”黄蓉拼命摇头,想向上挪动身体逃避,可是杨过用力抱住屁股拉回来,“啊……” 被拉回去时,插入得更深,结合得也更紧。 “啊……”黄蓉终于发出喜悦的声音。一旦这样以后,就无法停止,淫靡的扭动屁股,连连发出浪声:“过儿……啊……这样……” 婶侄的阴毛和阴毛,肉和肉在一起摩擦,贪婪的享受禁忌的欢乐。 “还要……用力……” “好!”杨过的额头上流着汗,用尽全力侵犯雪白的肉体。龟头碰到子宫,有确实碰到的感觉。 “啊……啊……” “是这里吗?在这里用力插就对了吧。” “唔……”黄蓉拼命摇头,徘徊在陶醉的高潮里。 “蓉姐姐,你是我的女人了。” “啊……过儿。” 黄蓉肉洞里的肉开始紧缩。对了,从今天起我要做过儿的女人了。脑海里虽然已经麻痹,但还是有这样的念头。 “以后绝对不会放开你了。” “……”黄蓉好像已经无力支撑,头向后垂,全身是汗,身体轻微痉挛。 这时候杨过更趁机会,把黄蓉的美丽大腿高高举起,用力插入。 “啊……唔……”黄蓉忍不住连连发出尖叫声。 “蓉姐姐……”火热的精液在肉洞的深处发射出去,把婶侄两卷入了快感的高潮。 激烈的性交结果,雪白的身体泄成粉红色,二个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 杨过射精后,急促的呼吸平静下来,但还压在黄蓉的身上不肯离开,他是希望浸在和蓉姐姐性交后的快乐余韵里,而且更怕离开身体以后,从男女关系恢复到原来的伯母与侄子关系。 在散发出欲望开始萎缩的肉棒上,有蓉姐姐温暖的粘膜紧紧纠缠,那种骚痒感非常舒服。充满精液和蜜汁的肉洞里,不时的蠕动,好像在打招呼。 “蓉姐姐……舒服了吗?” “啊……”黄蓉深深叹一口气,想把火热的脸转开。 杨过不让她那样做,拨开披散在脸上的头发,从正面看黄蓉的脸:“啊……蓉姐姐真美。” “啊……不要。”那种羞耻的表情,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我知道,蓉姐姐是和我一起泄出来的。” “啊……不要说……” “嘻嘻,蓉姐姐的这里还在蠕动。” 杨过用力向前挺屁股,黄蓉发出很大哼声,随着猛烈摇头。 “蓉姐姐真敏感。” “啊……没有想到你是这样不乖的孩子。”黄蓉微微张开红唇,露出雪白的牙齿,用朦胧的眼光看杨过。 黄蓉没有想到罪恶意识可能使她産生更大的兴奋。还不止如此,原以爲是小孩子的杨过,竟然会巧妙的爱抚,还有强壮的抽插运动,黄蓉的官能不由己的完全燃烧。 “可以……拔出去了吧……”皱起美丽的眉毛哀求。 杨过带着得意的笑容,慢慢退出肉棒:“蓉姐姐,我来给你擦吧。” “不要,不要那样。” “不行,说好一切都听我的。”杨过把自己的内裤拿过来,以熟练的动作先擦自己湿淋淋的肉棒,然后把合在一起的大腿向左右拉开。 “啊……太难爲情了。”黄蓉慌张得像一个处女。被看到性交后的性器,对女人来说是很难爲情的事,尤其是对方是自己的侄子。 “过儿,不要了。我自己会擦。” “没有关系,交给我吧。” 杨过瞪大眼睛望向里面:(好棒……)??那是非常淫靡的景色。裂开的阴唇受到肉棒的猛插,形成鲜红的顔色,看到里面的肉壁,沾满粘粘的精液,中间有一个圆洞,那是肉棒经过的地方。 (啊……我的肉棒就是插在蓉姐姐的这里。)杨过的心里感到一阵激动,觉得自己是在作梦。在这样的陶醉中用内裤擦拭,已经流到会阴部的精液。 “蓉姐姐,对不起,把这里弄脏了。” “啊……”本来已经敏感的粘膜,用粗布擦,黄蓉忍不住仰起头。 “可是,我是真正爱蓉姐姐的。”一面仔细的擦,一面告白。 杨过现在享受到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充实感,所以脸上的表情是非常愉快。 (这样以后,蓉姐姐就完全属于我了。)清理完毕后,杨过又立刻纠缠黄蓉的肉体,要求亲吻。 “啊……过儿……”黄蓉从鼻子发出哼声,嘴唇合在一起。 互相把舌头伸入对方的嘴里,抚摸杨过的头发。这时候的黄蓉,早已无法克制自己。 “蓉姐姐,以后我会永远听你的。”吸吮姐姐的甜美香唇,抚摸着乳房说: “我永远爱你。”